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3章   心头初遇

    第3章   心头初遇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 乔贵妃见她心爱的儿子来了,连忙起身迎着:“快来,稷儿。”

       “母妃。”

       乔贵妃亲切地抚摸了稷尚的头。

       “今日练剑可顺利?”

       “当然顺利。

       母妃,你召我来,是不是说我妻室的事?”墨稷尚俏皮的看着母妃。

       稷尚与母妃关系很好,交流更比圣王的多,因此便开门见山了。

       “傻孩子,是啊,你马上就年冠十八了。在继位之前且称擎轩王,这下你有个王妃,在你冠礼上一块结了可好?”乔贵妃知自己儿子颇有自己的想法,生怕他不答应。

       稷尚没有说话,他不想跟一个相见无几的人成婚,可那又怎样?顶多像父王一般,偏爱妾室罢了。

       一旁的嬷嬷见圣子未说话,喝到:“请祁小姐。”

       话音落下,见一个气质不凡,身材纤细,浓妆淡抹的女子走上前来。她也知七圣子风华绝世,等与自己将来夫君相见,已经多时了。

       走上前来,稷尚才看,这祁家之女长得果然不错,大大的眼睛闪着美丽的光芒,高挺的鼻梁散发着一种傲娇之气,红红的嘴巴更惹人怜爱。

       当这千金小姐抬头看墨稷尚时,只有一种感觉:“耳听为虚”。

       恐没有人能把这圣子的容貌描绘的恰好,他那散发出的魅力,谅是五十岁婆婆也抵挡不住。

       一想自己的夫君如此之帅,也不枉费这几日她练了那么多宫规礼仪了。

       “臣女参见乔贵妃,七圣子。”祁嘉颖行了个大礼。

       “快起来吧。”乔贵妃抬起她的手来招呼。

       乔贵妃的手链上镶嵌了朵大莲花,价值连城。

       “多谢娘娘。”祁嘉颖不自觉瞥了墨稷尚一眼。

       墨稷尚没有看她,自顾自的发呆,不过他发呆的样子也好帅。

       墨稷尚承认祁嘉颖的美丽,可是与她并没有其他什么感觉。

       门外有轿子候着祁嘉颖,她母亲也悄悄的来了,坐在轿子里等着。

       不一会,祁嘉颖便出来了,脸色并不好看。

       “母亲。”

       “怎么样?”祁嘉颖上了马车。委屈巴巴的说:“反正他没有被我迷住,你给我那么多香包,也没什么用。”说着,祁嘉颖将身上挂着的香包扯下来。

       祁母见孩子委屈巴巴的样子,忙的安慰道:“没事没事,夫妻都靠磨合的,圣王都下旨赐婚了,放心吧。”

       “按圣王和乔贵妃对他的宠爱,万一由着他的性子,那。”祁嘉颖生怕煮熟的鸭子飞走。

       “好了,没事的。恩。兴许他不爱表现吧,说不定他现在在缘香殿还念着你呢。”

       “真的?那好吧。” 缘香殿内,稷尚起身:“母后,既已见过祁女,这方才晨时,儿子去读书了。”

       “恩。”

       学堂上,林恬无目的的咬着笔听课,转眼第一堂课就下了。

       旁边的几个女生凑到一起,“哎?你听说了吗,七圣子十日后成冠,特意说要到民间召几个小妾,而且,画师为他又出了,城里城外贴了五张,有一张就在我们学堂附近,这可是继上次六个月后的一幅呢!真不知他又好看的什么程度了!”

       “七圣子是哪个来着?”

       “你是不是傻啊?就是那个出场能迷倒一片的啊。”

       “哦,那太棒了,你一定要带我去看啊。”

       “好的好的。”

       林恬听了并没有太在意,只是想着是不是看上母亲布料的那个朝中人。 下学后,林恬抱着书往外走,见许多人都朝家的方向跑去。

       她不以为意,一如既往的走向母亲的绣房去。

       林恬掀开长布,看见一贯干净整洁的坊中似乎遭了什么难,大大小小的布有在地上的躺着的,有在织布机上挂着的,绣娘们的妆容早被洗去。

       “这布缝领子不行,挂那,改日缝粗衣裳用。”白绣娘说道。

       林恬跨过各种杂物试探的走去母亲平日的织布机前,这里竟然十分干净,好似与前边的景象隔绝。

       一大堆金银宝石有序的排列着,母亲正十分小心的往一件巨大的圣服缝一颗大珠子,旁边还有两位技术高的绣娘帮衬着。

       看到圣服上的装饰,林恬便知是圣子的了。

       林夫人正倾心工作,没有看到林恬,林恬也没多嘴,找管杂事的白绣娘寻来一件平常未织完的衣服。给这圣子绣完圣服后,大家不还是得正常挣百姓的钱吗?

       中午时间短,但由于特殊情况,午睡缩短了半小时,晚睡也缩了两小时。不过这绣坊绣娘的技艺都十分高超,效率也高。

       “哎,恬儿来了?我帮你叫叫你母亲吧。”

       平日与母亲一同工作的李绣娘暂时放下东西准备吃饭。

       “不用了,谢谢姨。对了,我娘吃饭了吗?”

       “哦,还没呢,方才叫她,她说她不饿。”

       “那我过会给她买点包子。”

       “李姨,你们是在忙什么呢?”林恬笑着问。

       “唉,还不是前两天,突然宫中的人来了,说宫中绣房之前给七圣子做的衣裳圣子没看上,说到民间看看。就看中了我们的手艺,而且这圣子的衣裳得加冠时穿,金贵的很。用一天的时间才把衣裳的镶嵌物运过来。大家这才忙得没头没绪,还好你母亲顶了大台,用整整一天先把大底绣出来。”

       “哦,原来是这样,谢谢李姨,您快去吃饭吧。”

       “哎,好嘞。”林恬随后去外面买了些东西,悄悄放在母亲的绣台上。

       进学时光过的漫长却短促。整个下午,林恬都处于出神状态。但是她也不知是为什么。以致有几堂课她是站着上的。

       “虽是女子,也需得懂些什么。林恬,你下午无心学术,放学后,留下来把满堂的院子扫了再走。”师尊严厉呵斥道。

       几个女生松了一口气,都知道学堂惩罚女子的方式就是扫地,而且至少要扫到傍晚。平时也就算了,今天墨稷尚的画刚出,中午挤破头也没看着。——那些去的早的姑娘像被粘住了似的一直在画前。今晚可得快点(去的基本上是进学姑娘,就算有婆婆们闲来围着看,见到疯狂人群涌来时,便知趣的退开了)。 自哥哥离家后,林恬便是真正担起了姐姐的责任,谈吐举止也更端庄。其实她也是比较幼稚,比较爱笑。只是在大背景之下不得不遮盖起来自己的本性。

       她的内心不停的咒骂这老师,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如水。

       放学后,人都散了,林恬举起一个大扫帚,在堂中悠悠的扫了起来。

       她竟突然想到:“你们都去看画像,其实那七圣子人在我这儿。”

       这时,她仿佛游离到另一个世界中去。

       她看到七圣子缓缓走来到她的背后,搂着她和她一起扫地。

       当然,她没呆住,在现实世界中扫的更起劲了。

       “林恬,只扫完那一片就回去吧。”这声音宛如往平静的水面上扔了一块石头。

       “哎,好嘞。”林恬听到了话的一半,大概是只扫大堂就好了。

       “不过只是母亲给他缝件衣服罢了,你与千千万万在他画像前痴情的女子有何两样?”她自嘲的想。

       扫完了大堂,她往家走去。

       “这么晚了,那我就不去母亲坊中了。”她想着,莫名还有种负罪感。

       “不知七圣子的画贴在哪里?方才沁儿她们讨论时竟然没问问。”她走在街上脑中的思绪乱飞。

       一眨眼就到了家的巷子,见许多人围在巷头,她心中一热。 “难不成他的画像贴在我家门口?”

       林恬试着往人群中挤,可根本挤不进去。

       “恬儿?快回来吃饭了,父亲今日做了好吃的。”林恬在人群最外面,林父一眼就看见她了。

       林恬走过人群,经过某个角落时,她好似看到了他的眼睛。

       林恬目光呆滞的吃完了饭,就回里屋休息了。

       “据说七圣子的画每次贴出来,都会有姑娘这样,姐姐不会。”

       “说什么呢,姐姐从未因此事烦恼过,想来有什么糟心事吧。”林至敲了敲林隐的头。

       林父在旁边笑笑。

       到了深夜,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。林恬还是睡不着。过了一会,雨下的更大了。

       她突然从床上坐起,拿起一把雨伞,朝门外跑去。

       她直奔巷头,来到他的画像前,一路上还在担心他的画像是否被淋湿。

       当她的手抚上画像时,她才知道,他的画像前遮着一块透明的东西(其实是玻璃,上幽人没见过)。

       怪不得被摸了那么多次,画还那么完整。

       她笑起来,脸上挂着温柔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