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66章   老王叔

    第66章   老王叔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陈南风说他还是失算了,从来没有开过房的他以为一百块钱绰绰有余,没想到酒店的房间这么贵,不仅要房费还需要押金,瞬间就把他银行卡里的微薄存款都蒸发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    付完房费来到房间,王雨晴被催着火速去洗个澡,等她从浴室湿着头发出来,她感到了浑身上下连汗毛都不知所措。

      她惊惶地躲在门后,探出半张脸,看到陈南风嘴里咬着一根塑料叉子,抱臂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两碗泡面,表情很严肃。

      “咳……”

      十分钟后,王雨晴感到泡面要糊,不得不呛了一下。

      陈南风终于把叉子从嘴里吐出来,抬眼埋怨她:“你怎么洗了这么久?”

      假如人的皮肤真的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的话,王雨晴那个时候是真的像被架到火上烤似的,从脚底心开始一路发红,一直到耳根。

      她蹭在电视柜前没有靠近,平时努力思考语数外的脑子这个时候忽然就变成了浆糊。她艰难地从一堆浆糊里努力扒拉出闲聊,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十分洒脱:“啊……久吗?我没觉得。那个……你泡面干什么?”

      然而身体僵硬,动作刻意,配合说出来的话,简直就是一场演砸的木偶剧。

      陈南风忍住笑,打开其中一桶,挑眉惊奇地回答:“吃啊,不然拿来搓澡么?这一上午又是打架又是蹲派出所,你不饿啊?”

  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  “咕唧——”她的肚子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抢答。

      陈南风“噗嗤”一声,把打开的泡面往她那个方向推了一下:“还站在那里做什么?快过来吃啊。”

      “哦。”王雨晴同手同脚地过去,茶几太矮,她估量坐在椅子上吃不舒服,于是直接坐到了地毯上。

      大概是真饿了,这泡面里面住了只魔王,在不停催她赶紧把他吃掉。闻到香气的瞬间,她就忘记了刚才彷徨的一切。舌头不打结了,四肢也灵活了,抱起泡面就不顾形象地大口唆。

     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她粒米未进,现在能把整个酒店拆了吃光。

      “本来想请你吃大餐,可是没钱了。”陈南风实事求是地说道,“这顿算欠你的,下回给你补回来。对了,我在这里开了三天的房间,三天后,你……住哪里?”他说着话,一边把自己的面捞到她碗里。看起来动作随意,可那双眼睛,却时刻盯着王雨晴的神色。

      王雨晴差点让面卡住喉咙,听到这话,猛地咳嗽起来。

      “咳咳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    “啧,你慢点吃。”陈南风无奈地给她拍背,然后转身去倒了杯水。

      王雨晴忽然有点难以下咽,手无意识地用叉子搅起面条,又放下:“……不要浪费钱,我……我待会儿就回家。”

      陈南风把水轻轻放到她面前,眯起眼:“钱都付了,你不住才是真的浪费。”

      王雨晴不敢抬头看他,匆匆抓起杯子给自己灌了好大一口水:“谢谢。”合着开水,将眼里的酸涩一同咽下。

      “我得回学校了。”陈南风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放学来看你,带你吃晚饭。你要是也想回学校上课的话,酒店旁边的公交站有车直接到。但是我建议你还是在这里休息两天比较好,落下的课,我可以帮你补。”

      见他就要走,王雨晴不禁从地上爬起来拉住他:“我听说……你念的是十四中?”

      “嗯。”陈南风点头。

      王雨晴担忧地看着他:“那是重点高中,你……我还听说,你成绩很好,几乎年年全年级第一。”

      “你想说什么?”陈南风侧过脸靠在墙上,老成地抱住双臂,给了他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      王雨晴捻了捻手心的汗:“你知道渊龙会吗?”

      “渊龙会啊……”陈南风笑了一声,“知道啊,怎么了?”

      “你知道?”王雨晴错愕,“那是不是黑社会?”

      陈南风“啪”地一下拍在她额头上:“你想什么呢?”

      王雨晴却很执拗,拉开他的手,固执地问道:“到底是不是?”

      陈南风认真想了想:“大概是,也许也不是。它很复杂……黑白两道都吃。里面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都有……说这些干什么?难道你想入会?”

      王雨晴着急:“那你知不知道,欧阳依卿是渊龙会会长的外孙女?”

      陈南风冲她眨了眨眼:“我不仅知道欧阳依卿是渊龙会会长的外孙女,我还知道欧阳天寒徐小葵的家族都在渊龙会里都有极高地位。王雨晴,你是想提醒我,不要跟那些人接触?”

      王雨晴点头:“你成绩这么好,以后高考考一个好学校,挑一个好专业,将来肯定有一个很好的前途。你跟他们在一起,不好。”

      “怎么个不好法?”

      “我怕你有生命危险。”王雨晴说道。

      陈南风沉默了一会儿,最后点点头:“我懂你的意思,之前刚跟他们认识的时候,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背景,要不然说实话,我也不想跟他们周旋。可是现在,既然已经认识了,那说退出,也由不得我。王雨晴,谢谢你替我考虑,我会惜命的。”

      王雨晴松了口气,喃喃自语地说道:“你们不是一国的,我们也不是一国的……哎。”

      “你说什么?”陈南风失笑,“什么一国不一国的?你怎么了?”

      王雨晴脸色一白,松开手往后退:“很晚了,你下午上课恐怕要迟到,十四中离这里可不近。赶紧走吧……晚上,晚上不用过来,我会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    陈南风也不知道听没听到,点了点头就走了。

      王雨晴茫然地靠在墙上站了很久,直到两腿发酸,才渐渐回过神。

      对啊,都不是一国的,何苦有交集?

      渊龙会是个怎么样的恐怖组织,她没兴趣去知道。她只懂得,就算欧阳依卿徐小葵他们的身份背景有多么见不得光,那都有人替他们去铺平前面的道路。他们生活在这个城市的食物链顶端,有资本去忘乎所以地挥霍时间金钱。前途对他们而言,并不是一种展望不到的未来,而是已经踩在脚底的康庄大道。

      作为挣扎在底层的小民,王雨晴要过上普通安稳的生活,都是一种奢望。

      但她并不屈服于这种不公平。

      总有一天,她会摆脱这些。她会让曾经鄙视她嫌弃她的人知道,她跟每一个站在塔尖的人一样,也会发光。

      不知道多少次被摁在泥沼里,她都是这样给自己打气的。

      重新振奋后,她就有了做事的力气。一整个下午,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晾书。书包不太防水,昨天下过河,今天又淋过雨,里面的书已经从封面湿到了封底。她趴在地上一页一页地用电吹风吹干,吹得差不多了,又开始做习题。

      明年就要中考了,她不至于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进十四中,只要是个中等偏上的高中就可以。他们学校实在太烂,每年普高升学率约等于零,而她就想做那个零以外的人。

      一套卷子做下来,她伸懒腰的时候才发现,外面天已经黑了。

      “这么晚了?”

      她趴到窗边往楼下看。

      下面的马路车水马龙,车灯流星般从路的这头滑向那头,把黑暗的世界点缀得看似无比热闹。对面楼上有加班的白领,还有单身公寓,给人一种错觉——举目万家灯火,遍地倦鸟归林。

      秋雨还在下,细细地飘在窗户上,落下几滴针鼻大小的水渍,就被房间的空调蒸得飞灰湮灭。

      陈南风说他会来,但她叫他不要来。

      他到底会不会来?

      王雨晴看了下时间,然后在心里估算从十四中到这里的距离需要多少时间,这一算才发现,已经超出了一两个小时,他怕是不会来了。

      “呼……”微凉的呼吸喷在玻璃上,白过一小片又消失。

      她不得不说心里其实有点失落,可也没有很往心里去。太善于自我麻痹真实的感情,一直是她从小就学会的技能。

     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门铃响了。

      王雨晴心里“咕咚”一跳,连鞋都没穿,就急着飞奔过去。

      打开门却傻眼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